向着太阳奔跑

做自己的小太阳👑

一整天都很丧
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心情就和外头的天气一样阴沉
反反复复的这样的状态要杀死我
不想有人理我 不要拉我出来
感觉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罢…
拒绝了一次又一次
自我拉扯的方式太可怕
是需要人来抽我两耳光
看看能不能清醒一点
我想证明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
现实好像不这样
没人看着我 我好像不能回归正常
心里的抗拒??有的
偏执 好像只偏不执
要是我是个执着的人就好了
为什么我没有这么优秀的品质呢
我有什么呢??好像什么都没有
又开始自言自语了…
这样的自己我不喜欢
连自己都没办法认同自己
怕是真的很丧的一天了
不想传递负能量来着…
连这一小点都很讨厌了





会习惯性拒绝

然后又觉得自己伤了人

好一会儿才能缓过劲来

所以说为什么总有这样的人

提一些让别人觉得为难的事

不想做倒还显得我不对

每次这样都放在心里膈应

像是我错了一样……

大概是自己真的太自我

计划好的时候不想有一点打乱

实际是总不会遂人愿的

什么时候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得一直不停提醒自己才行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从知道消息的那一刻起
心情就像坐上了过山车
从一开始的惊讶
到自信满满地告诉别人肯定是宣传
到渐渐怀疑自己
到一个劲给你找借口 不停反驳
到努力说服自己
……
到现在 想哭又哭不出来
大概是一场盛大的自我拉扯

对不起 我不能笑着祝福你
我甚至不想原谅你

大概 我最讨厌的是现在的自己
连大声说再见的勇气都没有
我不忍心 也不想否认你
就像是在嘲笑我自己一般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不听你的歌
这让我更讨厌我自己

我曾经说过:我不能想像自己不追星的样子
可是现在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了
我原以为自己没那么喜欢你
突然才发现是真的把你放在了心上
可你知道吗?你今天割了这块心头肉…

你满不在乎的样子 真的很帅
但是…我接受不来













我这个人嘴笨
谢谢你
大老远来看我

有时候觉得自己朋友好多呀
细数下来
初中有一个
高中有一个
大学有一个
实习有一个
现在准备考研又有一个

每个朋友都和我性格不一样
聊的话题也不一样
但是都是我的好朋友
再不能多了
我总是担心自己照顾不过来
我的心呀
只能分给你们几个啦

谢谢你们 我的小可爱们


小时候

我小时候超喜欢孙悟空

有次做梦 一晚上都像孙悟空那样在筋斗云上飞

我现在都记得那个梦

感觉你小时候肯定特好玩

你知道雪山飞狐吗

我会穿着我的红色小披风(我真的好喜欢红色衣服) 然后从一个坎上跳下来 大喊“我是雪山飞狐”

就是比我还高的坎 我蹲着 然后一蹬 特帅地跳下来

小时候就很cool了

可是我也很喜欢贴纸游戏 就是贴纸给娃娃换装

我超珍爱那些贴纸的

我小时候老哭

一点意思都没有

小时候喜欢的东西真的都会很珍惜的

我小时候喜欢自己给芭比娃娃做衣服

然后还画下衣服款式给我妈

我妈就告诉我做

然后还说长大了要当设计师

小时候的梦啊

那你一定做的很好哦

其实也是好玩而已

小时候 大人都是那种鼓励你做的嘛

现在想来哇

突然觉得小时候做一件事真的能很专心

一做就是一整个下午不累

而且时间很长很久很慢

现在真的一晃就没了

对 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 时间过得特别慢

小学六年我感觉自己读了一辈子那么久

中学就开始飞逝了

而且小时候就拿个木棍子都可以玩一晚上

就跟大人看孩子说那有什么好玩的 一个人玩老久不厌

现在啥都不好玩了

找不回那种感觉了呜呜

不 我们得一直提醒自己 我们小着呢

年纪大的人都不熬夜

然而我们还没睡

我不是一个爱表现的人
不准备好我也不会轻易表现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我出头
我一直觉得人这一辈子
在不同的群体要承担不同的责任
所以要找到自己的定位

我这样做 那必然是性格使然
这无所谓求不求上进
只是人人都有自己的处世原则
我不是想不到
而是想到也不愿去做
那是我的选择
不掺杂别人的想法
不理会别人的评论
我就做好我自己
在我看来 这没什么不好

反倒是一味苛求 刻意为之
我不喜欢 也不会这样做
我就是这样固执的人

每个人生阶段都会有自己的思考
随着时间流逝
想法可能会改变
那也是我自己主动的改变
外在的力量我是抗拒的

时间到了 一切自然……



都什么时候还犹犹豫豫
要相信自己呀

永远不要试图给别人强加任何思想和建议
可能会有经历得多见识得多的先入为主
实际情况是不可能完全一样的
不考虑具体环境只会给人误导
特别是在对孩子的教育上
可以引导 但选择得他自己来做